获取中...

-

Just a minute...

社会 社会
真是打得一手好感情牌
然后用朋友的身份劝你不要投入太多感情

中部霸都的崛起 高房价
导致的结果就是边界线附近的城市 县城 乡镇极度落后
全省经济供省会 全国人民保北京

在这里以大学生的身份遇到很多人
有即将就任校长 为乡镇教育担忧的副校长
有口头答应 实则拖了三天才实施的胖房东
有想要空手套白狼 最后肯定会血亏的大BOSS
有什么都不知道 空口瞎答应的大区负责人
有认真负责的辅导班校长
还有以建豪小朋友为代表的 勤劳 诚实 机灵的柳林镇人民
标题蛮夷之地没有任何歧视之意
这里生活水平虽然不似霸都诗城
小城也有小城的故事 也有他的文化和底蕴
有跆拳道馆 有拉丁舞房
有渴望接收教育的学生和家长
有刚考上211 憧憬大学生活的女孩
我所吐槽的是糟心的体验

父辈辛苦工作 赚钱养家 供我读书
就是让我不再吃他们吃过的苦
那种吃喝拉撒睡一居室的窘迫
想想接下来一个月需要露天冲凉水澡
我还是决心放弃 趁早离去

当初只是想来当个老师 结果当了个财务
随着一步步的妥协 一步步的退让
他们就让你一步步陷入泥潭 帮你上船
从应聘者变为合伙人 变成投资者
打工是没有风险的 投资才有风险
打工高投入 高回报
投资高风险 高投入 却低回报
而且是压着你的钱强迫你变成投资者
作为开荒者让你开拓疆土 不给你功劳 不给你奖赏

初入社会不知柴米油盐酱醋贵

倪宗山

2017年6月27日22:25:03

相关文章
评论
分享
  • 端午小记

    端午小记很遗憾 三个月没到就分手了 为什么是她因为刚好是她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相遇再加上一些多巴胺和荷尔蒙的催化下我也想试试,以为这就是不等人的缘分 为什么是我因为刚好是我出现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在她被不喜欢的人追求时一面挡箭牌出现...

    端午小记
  • Math.ceil(25/10)*10 === 30

    终于是到了四舍五入等于 30 的年龄了其实这应该是一篇放在 2022 年 3 月 8 日更新的博客内容应该是来南京工作一年的总结拖到五一假期,整理一下思绪打算发的结果五一又忙着帮别人搬家生日也得过且过,所以拖到了现在 感情发上一篇帖...

    Math.ceil(25/10)*10 === 30
  • 认真生活

    2022年02月07日,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终于迎来了虎年的第一场雪 今年过年的假期放的比较早,从1月25日一直到2月7日接近半个月的假期 提前放假的好处就是终于有时间认真收拾自己的屋子,收拾起堆叠在杂货箱里面的东西 初中 初中期...

    认真生活
  • 我的2021

    我的2021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每次写年度总结,标题都是用公历纪年,内容却是截止到农历纪年对于中国人来说公元年确实没什么仪式感,只放三天假另一方面,写个年度总结太费劲了从12月31日要思考到大年三十,甚至大年三十...

    我的2021
  • 南京本来就是省外

    省内最近疫情复发,全国各地疫情管控又紧张起来 马鞍山作为四线小城,管控一直非常到位 之前不严重的时候,拿着从外省回来的车票就可以免费做核酸检测 现在更是将检测点搬到了出站口 然后一条微博却把马鞍山又炒热起来,送到热搜前六 重点是最后...

    南京本来就是省外
  • 成家立业,业立家成

    2021.10.24我相处了三年多的大学室友结婚了有幸见证他们六年的长跑,从校服到婚纱一千多里的距离,从宿州到铜陵两千多个日夜,从校徽到结婚证 经历了颠沛流离合肥无锡最终铜陵安家经历了十几平虽然狭窄但温馨的出租屋到现在三室...

    成家立业,业立家成
  •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前天是教师节,一直记得自己曾在酒桌上吹过的牛逼 当年是葛晨的散伙饭,劝龙哥喝酒找不到啥切入点,我就以师徒关系敬酒结果龙哥枪口对准了我开始教育从优势到劣势,从事业到感情,从技术到格局字字诛心,刀刀见血点破了我这大专人入职四线城市这不入流...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 隔离小结

    背景时长两个月出差暂歇,在公司上班刚刚好一个星期,疫情就彻底爆发了从禄口机场扩散出来的人遍布全南京而这次我住的小区,竟一次性爆发了三个阳性患者没想到这次竟有21天之久 生活起居与前年过年居家隔离不同,这次是蜗居在10平米不到...

    隔离小结
  • 出差结束了

    总该写点什么了 工作环境自5月底驻场陆指,原本定的计划是1个月出个版本就可以回家了 没想到和别的公司合作开发真的是太艰辛了 等不到的接口,传不来的数据 工作时间虽不比在公司长,但效率却大幅度降低 不舒服的椅子,灭不完的蚊子 一个月...

    出差结束了
  • 我与华园,不说再见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来华园了毕业后又历时三年,专升本的事情终于要结束了最后为学位证来答辩一次高三一年的不努力,需要用近半辈子去补偿 合肥还是那个合肥从马鞍山到合肥坐高铁还是那么不方便,丝毫体会不到作为省会的便捷,也鲜有马鞍山人说去合肥...

    我与华园,不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