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华如这三年

发表于:2024-03-17 06:11
忧伤感怀,总结
热度:40
喜欢:0

2021 年 3 月 8 日,在那个前端未死的年度,我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南京,加入了如日中天的军工行业。

前景

没有互联网那么暴富,钱多的花不掉
这里有生存问题,会涉及到资质、合规、评审、合同、审计、尾款
但是在军费的整体预算支出上是不会缩减的
可以算是另辟赛道

画饼

来的时候先问,是不是外包,答:不是,我们有自己的产品,也即将打造自己的 web 端核心产品。
结果发现,Web 端只配做做边角料的事项,核心的是 C 端的仿真引擎,核心的是业务,核心依靠人脉资源能拿到项目
三年了 web 端的核心产品至今没有落地

没有产品经理 人人都是项目经理
又没有软件开发生命周期流程
没有前期的讨论、需求评审、原型都没有
一个项目的流程只有售前=》实施=》售后
连测试专员也是 21 年之后才招的人

技术

基础设施建设很差
落后的生产条件:各种优秀的中间件、数据库因为不是国产化、内网、离线,所以不让用
运维全靠人肉
来的时候 web 端没有什么现成的落地的产品模块,都是 CRUD 的表格,用 echarts 做做大屏
最多用 antv 做做思维导图,做流程图的可视化,做甘特图
直至后来突然跃进,做自己的 webgis,做低代码,做微前端架构调整。
人手不够,完善度不足,又要强行使用
产品应该是项目积累的某个模块成为产品,这是理所当然
但是现在却倒反天罡,项目中某些模块必须用产品,等产品做完了用到项目里面。
我没有见证但是感觉会出事

项目

不知道是不是我运气不佳
做的第一个项目
项目经理是第一次带项目
甲方也是第一次做项目
对做出来的东西漠不关心
好像是有这么个东西就行
能不能用不关心,好不好用也不关心
很多军工项目就是为了完成某个信息化建设指标而投标
不能尽快的把东西给甲方看,因为甲方看了会有自己的想法,只能卡着到时间不够修改的时候再展示
文档类验收 专家评审
很多德高望重的外行人,指点着软件开发,项目目标

做的最后一个项目也是甲方第一次做项目,
在缺少开发人员,项目验收节点又一再提前,又不愿意招人的情况下
先是在天津本地招了两个外包,一个没事干,一个有事干,但是能力不行干不了事情给开了
最后有事干的人也跑了,理由是不愿意接受外包公司的霸王条款
纯 web 端的项目让写 C++的人当研发经理,还天天不在现场
说是有人,实际没有人,一人当两人

出差

刚入职的时候,还只是去浦口区出差,一周六天呆在那,每周六下午回家,
有个周日的假期,本地驻场不回家还能补贴个几十块钱
后来因为别的项目干的太凶猛,干跑很多人,出差补贴增加了很多,一个月能有 4000 多的补贴
在没有家室的情况下,包吃包住,多出差多赚钱还是挺好的

最后一次出差是在天津
每天八点不到起床,吃过早饭打车去上班
然后中午钻过高架桥底,除了板面、饺子、兰州拉面就没得选
然后回去阴冷的教室午休
晚上在钻过桥底去吃板面、饺子、兰州拉面
加班到八点半再打车回去
一周六天 要这么干到八月份
一眼望到头 又一眼望不到头

上市

南京这边本来天高皇帝远,出差补贴有所倾斜
后来组织架构调整再调整,所有收支由北京统一分配,甚至端午节都不愿意发粽子
结果日子更难过了
上市感觉就是高管套现,从上市的 37/股 到最高的 50 多,到现在的 17/股 直接腰斩
吹嘘的军事元宇宙 落地的出来的坦克大战
野心有,实力不足,浮夸跃进
最后裁员

分家

大公司好就好在平台大,资源多
坏就坏在牵一发动全身,容易被牵连 导致整个公司停摆
最终年前要进行集团化改造
拆分若干子公司
结果南京拆的连投资子公司都不算 而是投资子公司的子公司
变成了外包的外包

本以为脱离大公司,自立门户可以少一些繁文缛节
结果 OA 不拆、打卡不换,走个审批还是要走到北京
新公司资质没有、合同签不了、项目现场缺人还要搞产品
报销系统整了一个月都搞不好,却老是整绩效管理
破釜沉舟?

人心若是烧没了,修好一座破庙,又有什么用呢